superstition everything advertising hypnosis ~

三届奥运会都是“番茄炒蛋”,设计师是怎么想的?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作者吴晨飘,授权36氪发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丑”,这是很多网友第一眼看到里约奥运会中国代表团礼服的感受。

对于网友们的评论,来自温州的设计师叶超莹已经习惯了,这是他第三次面对类似的批评了。叶超莹是浙江爵帅制衣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通过与恒源祥的关系,这家公司承接了设计、生产奥运礼服的重任。

“番茄炒蛋”的首次亮相是在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代表团礼服发布会上。红色与黄色的西装外套,搭配上白色圆边帽,至今都有网友吐槽这是“乡村旅行团”的打扮。当时,叶超莹为北京奥运设计了不同颜色的8套礼服,中国奥委会最终拍板决定采用 “番茄炒蛋”这一设计方案。

第一盘“番茄炒蛋”上桌后,叶超莹收获无数批评,甚至有人称他为“中国的罪人”,这让他觉得非常委屈。一位朋友安慰他说:“鲁迅也曾被全国人骂。”

不断被大众吐槽,“番茄炒蛋”却屹立不倒。去年3月,叶超莹再次接到设计任务,这次他交出了5种颜色和款式都不同的方案,但官方依然选择了“番茄炒蛋”。

普通人不大愿意去分辨这几款“番茄炒蛋”的区别,但据叶超莹介绍,三款礼服的红黄主色调有很大区别,里约奥运会的红中隐约带着黄,伦敦奥运会的红色取自国旗,北京奥运会则是使用了天安门的城楼红。里约奥运会的礼服配件还融入了里约当地元素,如领带丝巾使用了里约奥运会LOGO的绿色和蓝色,服装袖口有里约特色的五星图案。

“让中国选手在开幕式时感觉身披国旗入场,”叶超莹告诉懒熊体育,他曾和心理学家探讨,这样的配色能在潜意识中让运动员们觉得自己是冠军,因为冠军都喜欢披着国旗绕场跑。

这位对国家运动员形象负有责任的设计师并非科班出身,叶超莹曾学习机械,19岁进入温州的家族服装业。对于其专业的质疑,叶超莹早就习惯了,他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曾霸气回应:“乔布斯难道学过设计吗?英雄莫问出处。”

▲ 北京奥运会上的中国体育代表团

不能理解“番茄炒蛋”的不仅是普通观众。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奥运冠军告诉懒熊体育,他和队友都认为礼服“奇丑无比”,虽然面料确实挺舒服的。

叶超莹对此不以为然,在他的印象中,2009年国庆阅兵的奥运彩车中,有奥运冠军就是穿着“番茄炒蛋”出场,所以他认为“运动员们还是很喜欢礼服的”。

但叶超莹也坦言,在设计过程中并没有过多接触运动员,因为他们太忙了,但他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多和运动员沟通,听取他们的意见。

叶超莹接触不到运动员,更多是因为奥运礼服的设计和生产流程决定的。

爵帅制衣在7月初才拿到最终参赛运动员名单,而奥运会在8月初开幕,中国代表团在7月中下旬就成立了,留给厂家的生产周期非常短暂。2008年北京奥运会,只留给厂家一周左右的时间,2016年里约奥运会,711名运动员和官员的定制服装也必须在半个月内完工。

据叶超莹介绍,奥运礼服有严格的生产流程,因此只由爵帅一家工厂承担生产。但温州当地服装界人士向懒熊体育透露,其实恒源祥在温州的另一家加盟工厂也参与了礼服生产。

首先,相比普通人,运动员们的身材比较特殊,从纤细的体操选手,到壮硕的举重运动员,服装的数据测量必须准确。爵帅的3名量衣师傅从今年1月开始奔赴全国各大训练基地,为1000多位候选奥运选手量体。但是,爵帅的精确量体却没有生产出完全合身的产品。据那位奥运冠军透露,许多奥运选手在拿到礼服后,自己会拿给外面的师傅改,否则裤子腰围太大,根本穿不了。

运动员的日常衣着习惯也是叶超莹必须考虑的因素。他曾想过让服装更贴身一点,时尚一点,但他表示,礼服更重要的要求是让运动员穿着没有负担,不能感到闷热和不舒服,毕竟里约天气炎热,奥运开幕式历时也较长;加之代表团成员年龄跨度较大,有的女性成员无法接受过短的裙子和吊带,多数运动员也穿惯了宽松的服装,尤其北方运动员更不适应贴身版型的西服。“衣服版型已经收了很多,裙子也改短很多,但总体风格略偏保守,”叶超莹说。

一位服装从业人员对懒熊体育说,礼服效果不佳,首先是颜色,其实国旗配色也能调出非常漂亮的颜色,但礼服颜色饱和度过高,其次是版型,她认为女款裙子长度尴尬,老气且显腿短,男款西服有的太大,矮小的运动员掉进了衣服里,有的则太短,很多运动员的西服衣袖甚至长过衬衫,而正常标准为衬衫衣袖长过西服衣袖1公分。

▲ 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中国代表团礼服

单纯把对“番茄炒蛋”的质疑归于浙江爵帅制衣有限公司是不公平的,因为恒源祥才是中国体育代表团奥运礼服的赞助商。

这家具有89年历史的上海服装老字号,已经连续3届为中国奥运健儿提供奥运会礼服。除了里约奥运会的开、闭幕式,这套衣服还将出现在中国体育代表团成立大会和奥运结束后的表彰大会等正式场合。此外,它还参与了亚运会的礼服赞助。

2005年12月,恒源祥成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赞助商,这也是奥运会史上第一家非运动纺织服装类企业赞助商。奥运会赞助商身份是继国际奥委会全球合作伙伴、奥运会合作伙伴之后的第三级赞助企业,享受使用奥运会logo等多项权益。

由于赞助金额不菲,恒源祥在使用权益上开足了马力。在当时最具争议的“羊羊羊”广告中,其企业标志就与北京奥运会LOGO一直出现在电视画面上。2008年11月30日,恒源祥又成为伦敦奥运会中国奥委会的首家合作伙伴。此外,恒源祥还赞助了CBA、WCBA、世乒赛、体操世界杯、北京马拉松等多项体育赛事。

恒源祥的体育情结虽然浓厚,但做奥运礼服确实不是它的强项。作为成立于1927的老字号,恒源祥的产品涵盖绒线、针织、服饰、家纺等四类,毛绒类产品如毛衣、羽绒服、羽绒被是这一上海品牌的主打产品,西服只占其产品非常小的比例。其客户群体以中老年人为主,产品设计风格也偏向于保守老式。

不论是正装礼服,还是时尚休闲西装,恒源祥都很难代表中国的工艺水平。或许正是因为这一原因,没有西服设计团队的恒源祥在承接了奥运礼服订单后,立刻把这一重任交给了旗下的加盟工厂爵帅制衣,而爵帅业务以贴牌生产为主,并没有自己的服装品牌,其设计和生产水平即使在温州也并不属于顶尖行列。

比如同为温州西服品牌的报喜鸟、庄吉、法派,都有着更好的设计与工艺水准。放眼全国。还有柒牌、劲霸、七匹狼、利郎、江南布衣等知名服装品牌。

▲ 连续三届奥运会都是“番茄炒蛋”引来网友吐槽

再看里约奥运各国代表团选择的服装品牌吧。

瑞典与H&M合作,美国由Polo Ralph Lauren负责,加拿大由Dsquared2的加籍双胞胎设计师设计,法国交给了Lacoste,英国由Stella McCartney操刀,澳大利亚选择了Sportscraft,韩国交给了Beanpole,意大利继续携手Giorgio Armani,而时尚气息不怎么浓厚的古巴干脆邀请了法国品牌Christian Louboutin为其设计。

可以看出,绝大多数国家都首选本土品牌,但无一例外都是针对年轻人的品牌,主打时尚休闲风。

礼服如何,并不会影响奥运健儿们争金夺银,但作为开、闭幕式上的服装,它不仅体现了运动员的个人形象,也展示了一个本国服装工艺水准,毫无意恩,这也是树立国家形象的一个重要环节。

流水的奥运会,铁打的“番茄炒蛋”,永恒的吐槽。

面对吐槽,叶超莹已不再感到委屈,“这点骂不算什么,能作为一个超级志愿者为国家体育事业做贡献,我感到心满意足。”

而被网友们冷嘲热讽的“番茄炒蛋”,目前也成了恒源祥的重点营销方向。

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几天,叶超莹注册了“番茄炒蛋”商标,其适用范围涵盖鞋服、帽袜。后来他把商标转让给了恒源祥。

恒源祥方面明确表示,希望将“番茄炒蛋”打造成品牌的一个组成元素,将在里约奥运会体育营销活动方案中大力推广“番茄炒蛋”的概念,而就在里约奥运礼服发布的前一天,恒源祥也言出必行地举行了一场“番茄鸡蛋”大战。

via 36氪 http://ift.tt/2atQSxp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