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stition everything advertising hypnosis ~

从小众到“刷屏”,赵雷也走通了民谣歌手蹿红之路

作者/韩洪刚 编辑/方婷

赵雷终于火了。

对于走红这件事,赵雷的粉丝似乎比赵雷还要着急。文艺一点,是希望赵雷“有酒有肉有姑娘”,而直白的粉丝直接亮出了赵雷朋友大冰的一句话作为口号:赵雷不红,天理难容。

赵雷是个民谣歌手,而且是民谣圈子里的顶级歌手。2016 年,他已经能够在体育馆开个人演唱会。数字专辑《无法长大》,16 一张,如今已经卖了 16 万张。

他的粉丝越来越多,但他依然算是一个“小众歌手”。除了巡演的宣传通稿,很少会在主流媒体上看到他的名字,直到他出现在湖南卫视的舞台上时,他才真正从小众走向大众。

2 月 4 日,湖南卫视《歌手》第三期,赵雷出场踢馆。他衣着简单,一件 T 恤,一条牛仔,一把吉他,除掉唱完后的一句“谢谢”,没有互动,只是安安静静地唱完一首《成都》,最后他排名第二,踢馆成功。

正如两年前的陈粒和宋东野,音乐在受众上的区隔再一次在赵雷身上体现出来。当一些人像发现新歌手一样分享赵雷的时候, 另一些人的想法是, 赵雷不是早就火了吗,难道你们才开始听他的歌?

写歌、唱歌,是赵雷红起来的基础。

14 年前,2003 年,赵雷已经在地下通道唱歌。2010 年,赵雷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那时他的舞台是《快乐男声》,唱了一首《塔吉汗》,唱了一首原创作品《画》,最终止步 12 强;2014 年,他参加《中国好歌曲》,刘欢推杆表示肯定,作品《画》也收录于刘欢的原创大碟《新九拍》中。

不过他并没借此签约公司,继续扩大自己的名声,而是继续创作、唱歌,往来于各个 Livehouse。在不停地全国巡演过程中,赵雷逐渐打响了名气。2014 年,他发布专辑《吉姆餐厅》,2016 年底,他发布专辑《无法长大》,那首《成都》也在这张专辑里,而早在 10 月份,这首歌便在网易云音乐首发,云音乐在当月的一个发布会上,还特意以歌词来装饰现场。

在民谣圈子里,赵雷已经火了。只是平常所说的“红”,指的往往是众人熟知,有口皆碑,红遍大江南北,一如当年的张学友、周杰伦、陈奕迅等人。在 21 世纪头十年,唱片业还正繁荣,而听众获取歌曲的渠道与成本相对较高,因此音乐公司可以轻易覆盖主流渠道,这些渠道也足以覆盖主流听众,于是,我们才能听到《吻别》、《双截棍》、《十年》等歌曲,在北京街头姑娘随身的 iPod 里,在中学宿舍的随身听里,在市中心的 KTV 里,在小镇街旁的 KTV 里。

不过,近几年大平台解体,分众内容崛起,音乐行业也未能独善其身,几乎所有音乐从业者都在感叹“唱片业崩盘”。渠道增多,再没有真正意义上能覆盖所有听众的主流媒体,而用户也有了更便捷的渠道挑选自己想听的歌曲,不需要再依靠音乐公司的包装,空间更为广阔。再加上盗版和流媒体冲击,传统唱片行业失去了原有对内容和渠道的控制力,如今只能依靠卖版权来维持生计。

磁带、CD、MP3,这些物品都带着记忆的温度,但如今已经丢到了角落里。CD 音质当然好过“0”和“1”组成的数字版本,但随着技术提升,这种差异已经不足以让普通听众抛弃手机带来的方便,随着携带唱片机。于是在 2014 年,太合麦田做了一个决定:不再签歌手,不做唱片制作。那时他们的收入结构中,只有 30%是公司艺人带来的利润,其中有很大一部分还是艺人在电影、代言、广告等方面的收入。

唱片公司不再投入重金打造爆款歌曲,他们失去了内容的创造力,但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既然投入了重金,那么唱片公司自然要规避风险,合理的策略便是摹仿成功案例。所以当周杰伦爆红时候,风格相似的人被称为“周杰伦接班人”,风格不同的人被称为“周杰伦挑战者”,总之都要与周杰伦沾上点关系。所以在那个时候,华语歌曲几乎为成人抒情把控,很难听到、甚至很难知道其他风格的歌曲。

唱片业崩盘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虚竹破珍珑棋局,自断其路,死中求活,才获得了闪转腾挪的空间。原本划为小众的音乐,在新的平台上也获得了自己的生命力。

借助网易云音乐这个平台,赵雷聚拢了人气和粉丝。

比起其他音乐平台,云音乐是个后来者,但它走了一条差异化道路,以“社交属性”作为产品亮点。最初,网易云音乐便着力弱化“专辑”概念,而改为“歌单”,每个用户都可以方便地将歌曲整理成自己的歌单,来表达自己的爱好与心情。每个用户都成了音乐编辑,高度个性化的歌单,也成了社交媒介,而单首歌曲也因为可以出现在不同歌单中,获得更多的曝光机会。

“评论”也成了云音乐的特色。这是从网易新闻时便延续下来的传统,而音乐与情感更近,在云音乐的运营下——如简化评论规则,降低评论门槛,推荐热门评论——云音乐的评论区有了不亚于歌曲本身的精彩,而评论数量也成了反映歌手热度的重要标志。

赵雷早已经成了网易云音乐评论区的热门。

《醉乡民谣》里说,“如果一首歌既不是新歌也不会过时,那它就是民谣。”民谣旋律简单,情感也简单,而简单的东西往往容易引发共鸣。2016 年 10 月 24 日,《成都》单曲在网易云音乐首发,不到五小时,评论数量已经达到一万,很多评论都在讲述自己的情感和故事。

唱片业崩盘,大平台解体,但听众也获得了更广阔的选择空间,先前只能从几个固定渠道被动获得歌曲信息,而如今随着明星与粉丝之间的沟通环节缩短,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发生变化,粉丝拥有了更多主动权。

如同滚雪球一样,流媒体平台上聚集的粉丝,是最初的那块石子,只等待一个推动力,便能山崩地坼。除了赵雷以外,还有一批大众并不熟知的歌手,但他们已经积累了很高的人气。比如同为民谣歌手的陈鸿宇,或者古风圈的河图,或者嘻哈音乐的蛋堡等人。在论坛、贴吧和评论区里,到处能看到他们粉丝的身影。在微博上,陈鸿宇也已经累积了近 20 万粉丝。

陈鸿宇不仅是音乐人,也是管理者。他组织了众乐纪,依靠互联网来吸引不同的音乐人,据说已经拿到了 200 万的投资。而“逼哥”李志更是身兼产品经理、创作者和宣传经理,一个人便成了一个团队。

三五分钟歌曲,却能引起听者情感的共鸣,与这首歌建立情感的链接,进而与歌手建立联系。而民谣大多以情感、孤独为主题,正与在异地路灯下徘徊的年轻人心绪仿佛,于是他们便不约而同地集结到了一起,借助社交平台,互相串联,互相温暖。早先的张悬、陈绮贞,如今的赵雷,都依托着情感共鸣,找到了粉丝群体,并依靠平台和自己的经营,让这一群体得以稳固,他们距离火起来,只差临门一脚。

这一脚来自大众渠道。在面向更广阔人群的电视节目上,赵雷从小众走向大众。

《歌手》即是之前的《我是歌手》,但因为政策原因,湖南卫视改名,改时间,也改了赛制。每轮比赛都会有踢馆歌手,来挑战原有选手,每轮也都会有歌手淘汰。比起之前,这需要节目组请来更多的歌手参加节目。

和唱片业一样,电视也在衰落,但在综艺领域电视依然占据优势。而且,观众看互联网上内容时候,时间相对分散,而电视节目播出窗口有限,能够在比较集中的时间段内,集中起大量用户,他们也成了网络传播最初的节点。就此而言,电视依然有制造事件的能力。在赵雷之前,宋冬野、马頔的歌曲,都是在电视节目上经人翻唱,才真的火起来。

独立音乐人也是电视内容的重要来源。在渠道分化的当下,电视也需要新鲜的东西,而音乐综艺大量消耗中国音乐人才储备。流行音乐雪崩,导致十几年没有新歌,十几年没有新人,只能选唱 90 年代的歌曲。而在民谣歌手等独立音乐人那里,还保留了音乐独特的创造力,理所当然被反复拿出来演绎,在大众平台上出现,经由自媒体助推,迅速崛起。

不过,并非每个小众音乐人都有机会借助电视走向大众。赵雷的歌容易引起人的情感共鸣。有音乐人称,赵雷是一个擅长把个体经验提炼为普遍情感的歌手。他的歌词富有诗意,能以丰富的意象,将人内心深处的忧思与欢乐,娓娓道来。赵雷的《成都》,其实并非只为成都而写,他对这个城市的情感,是所有人对所有行走过城市的眷恋,在大年初七的离家时刻,这种眷恋经由电视屏幕放大了。

于是一夜之间,赵雷在朋友圈刷屏,随之而来的,自然是他商业价值的攀升。如今,马条、川子、马頔的演出报价已经到了 10—15 万,而李志参加拼盘演出的报价,就有 30 万元。

独立音乐人的商业价值,正在逐渐体现出来。但多数独立音乐人的生存状况并不乐观,11 月份,网易云音乐发布调查称,68% 的独立音乐人,在音乐上获得的平均月收入不足 1000 元,他们根本无法单纯依靠音乐养活自己。

越来越多平台开始扶持独立音乐人。在 2016 年,出现了虾米音乐的寻光计划、百度音乐人平台计划、太合音乐合音量 T 榜、网易云音乐石头计划、摩登天空扶持基金等,而扶持的结果,在 2017 年将会有一份短期的成绩单。

via 36氪 http://ift.tt/2klugGZ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